NORTHernim

당신이아 닙니다

说句大实话,可能因为我写的太烂了才会这么觉得。
不管是这个号上以前的Gri,还是之后别的号写的所有东西,都导致我不想刷cptag,因为看到自己的文就很想删文。
也很想写出真的好的文,可是我没那水平,这个号上的文真的每日都想删掉,因为真的太烂了。
我现在也没好到哪儿去,对自己很有自知之明,所以就算有人说我写的好我也觉得真的是你太温柔了,对我太不苛刻了。
停下写文rest的那一刻,一定是因为写作这件事情给我带来的不再是快乐,而是工作和考试一样的痛苦。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不要羡慕,不要嫉妒,不要觉得自己已经写的很好。不要觉得奇怪,如果没人喜欢,只能是自己的问题,是自己需要再进步🙏

史上最没用的话就是:从现在开始你不会遇到坏事了

我想起你,想起你们,想起我有多么不堪。

你出生的月份很热,闷极了,从未冷却,但你是冰冷的,自我的,也因此我爱过你的一切。

结束的月份也是那么炎热,发生的一切却那么冷,像三伏天里被高温烤死在地上的乌鸦,像冰岛最北的长桥。

船啊,船啊,它载着你来,让我看到你手中提灯。
路啊,路啊,怎么总是那么漫长,我这辈子都没勇气再回去。
一切结束,我总是梦见你打伞走来,问我和好吗,梦见你从背后抱我,就像什么都没发生。
然后我笑着说,不行,我拒绝你,我受不了。

于是你停在码头,想要接走别人,我站在路的尽头,路灯刚刚照亮我的脚边,又一闪一闪地将要坏去,我坏脾气极了,用石头砸那个灯泡。

然后灯灭了。
我会哭得像你从未见过的样子,你从没见过我哭的样子,没听过我哭的声音,但你总会知道我哭了,因为我说:我刚哭了一次。
你每次说:为什么哭?
我会想:因为想要你拥抱我。

我总是在听到你的名字或是看到你的照片后想起你,好消息,因为你是后台回忆,不影响我的生活。
我从未如此享受孤独

我想起我十岁还是几岁那年,买了一个mp4。
是天蓝色的,说实话一点也不好用,我也不会用。
里面自带了布拉格广场的MV,我就开着外放,滋啦滋啦的电流声证明它真的很劣质。
橘子果汁染的天空,那天风很清新,夏日的傍晚还没有现在这么炎热,我举着它看着mv,当时的朋友骑着单车从我身边略过。
我当时以为那就是我的全部。

[勝出]以千計數的單位是你和他的時間(Life)

cp:勝出

*有自設(雖然寫到最後我忘記了我設定了什麼……)
*ooc


-
寫作用BGM:ジェニファー山田さん
雖然和歌詞沒有什麼關係,但是旋律應該是很適合的!
-
東八區的夜晚十一點半,是零時區的三點三十分。
在這一個尷尬的時間,綠谷出久面臨著一個可怕的現狀。
他的青梅竹馬,名字叫做爆豪勝己的那位先生,正不耐煩地站在他的窗前。

DEKU、再不開窗我就炸了這裡。
他的嘴唇一張一合,綠谷出久盯著那張薄唇,清晰的辨識出了這句話。
下一秒,抱著被揍的打算,綠谷出久打開了窗戶。
爆豪勝己帶著今年冬天第一縷夜風鑽進了他小小的臥室。

「等、等下?」綠谷慌張的側過身去,想要抓住闖入狹小空間的竹馬,但在手碰到對方之前,他又猛得縮回了手。
「哈?」爆豪勝己在他縮回手的那一瞬間,瞟了過來,綠谷被他刀子一樣的眼神刮了一下,抽起嘴角,捏了捏拳頭才繼續問道。
「所以,小勝你是為什麼來啊?」

隨著這句話而來的是令人窒息的沈默,綠谷出久有一些不安,爆豪很隨意地躺在他的床上,從他的角度來看,只能看見爆豪的肚子一起一伏,似乎是安穩地呼吸著。
這是他們中間難得的安靜,這份安靜來之不易,卻也令人坐立難安。

「“綠谷你,為什麼不對爆豪生氣呢?”
出乎意料的,這麼問著的人是轟焦凍。
那時綠谷和轟正走在走廊裡,臨近黃昏的放學時光,轟走在綠谷的右側,側過臉來,這麼問著。
“哎?”綠谷完全沒有料想到這個發展,愣了幾秒。
又走了幾步,在轟焦凍想著不要談論這個問題了,岔開話題吧的時候,綠谷回答了。
“沒有哦……”
轟轉過臉去,安靜的等待綠谷的回應。
“沒有,不生氣啊。”」

爆豪高高揚起他的左手,有一個小小的塑料袋順著他胳膊抬起的弧度飛了過來。
那是一個綠谷出久無數次在小學生、初中生乃至大學生的手中看到過的,平常到全日本幾乎人手一個的塑料袋——簡單說就是全*的塑料袋。
「我老媽讓我帶給你的。」
爆豪這麼說著,翻了個身,背朝向窗外,用整個後背朝著綠谷,用全身心拒絕著交流。
「啊,哎?」
綠谷想著,很久沒見的爆豪媽媽會給自己什麼,也想著這一家人真是一模一樣,不在乎貴重的形式,最後他在心裡向長輩道謝。
出於禮貌的,綠谷沒有拆開袋子,而是把袋子放到了身後的書桌上。

這個略顯冗長的夜晚還沒有結束。
「小勝」
綠谷琢磨著吐字,盡量的不讓自己咬住舌頭
「還有什麼事情嗎?」
「哈?」
爆豪勝己一個翻身坐了起來,臉上的表情格外猙獰。
「DEKU,現在這情況是你在迫不及待地趕我走嗎?」
綠谷心想,完蛋了,果然還是造成了這個局面,然後接下來就是——
「那我還就不走了,你能怎麼辦?」
「那我就不走了,看你怎麼辦」吧。
果然!
綠谷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,對自己對幼馴染這麼了解這一點感到無奈。
「沒有、沒有啦……」
他擺著雙手,歎著氣又撓了撓頭,
「那我可以繼續做筆記嗎,小勝你想在這裡待著的話是沒問題啦……就是我這裡也很無聊——」
「你想就把我晾在這裡你自己幹自己的事,怎麼想的這麼美啊?」
哎?
出乎綠谷的意料,爆豪蹦下了床,走過來拽住綠谷的胳膊,然後輕而易舉地把他甩到了床上。
「你也給我躺下。」

宿舍的床鋪比任何人想象中的都要柔軟也要堅硬,綠谷被甩進床榻的那一秒,感受到床墊凹陷下去又向上彈起,臉頰在第一秒被柔軟的被單包圍,下一秒又被有些清冷的空氣裹住,然後爆豪也滾上了床。
於是他們時隔十幾年,又一次並肩躺在了一起,這距離不近不遠,近到綠谷不用怎麼側臉就能看見爆豪金色亂竄的發頂,遠到他需要伸出手才能碰到爆豪的身體。
爆豪煩躁地踩了踩被單,嘗試了幾次,最後不耐煩的做起來拽起他壓在身下的被子,還指揮著綠谷。
DEKU你滾去關燈!
綠谷下意識的起來,按照他吼叫的內容去做。
當他安靜的躺在黑暗裡,聽到身側有一個有些沉重的呼吸聲時,比起不安或者驚慌,他更多的是——
有種好久不見的懷念感。

好像上次,十幾年前,究竟是多久以前已經搞不清楚的時候,他們也曾經躺在一起。
在沒有個性的時候,他們相處的最為開心。
沒有嘲笑,沒有欺壓,沒有那麼多需要思考的東西。
只是一個普通的午後,也是冬天,緊緊關著窗拉著薄薄的窗簾的屋內,夕陽的最後一抹投進來了。
爆豪睡在外面一點的位置,把綠谷堵在他和墻壁之間,他小時候還沒有那麼容易暴躁,但是睡不著也讓他很苦惱,一直皺著鼻子。
綠谷悄悄地睜開眼睛,盯著他看。
於是爆豪也睜開眼睛,問他你在看什麼。
於是綠谷說道:
小勝,我們一起去新年參拜吧。

「小勝」
「我們一起去新年參拜吧。」
「哈?」
爆豪猛的睜眼,一下子把頭扭了過來,脖子因為超負荷地完成任務而發出了嘎吱一聲,因此,爆豪不得不伸出一隻手揉了揉受罪的脖子,然後他用一種難以言喻的表情,憋著一肚子不知道是什麼都情緒說道:
你又犯什麼毛病?

綠谷看著他的眼睛,不合時宜地想起一切。
只有在這個時候,他才會又想起他們已經相識幾千個日子。
綠谷想起他們第一次見面,似乎是在爆豪家的門口。矮小的綠色毛團站在散亂擺放的鞋子面前,鮮艷的兒童花色刺入目中,連帶著抬起頭看見的爆豪的臉都鮮明起來。
大人們在寒暄聊天,綠谷從媽媽身後探出頭,看見他站在那裡,眼中有熠熠發光的寶石。
那時候綠谷就有一種冥冥之中的預感,他眼前這個會發光的人會變得很厲害、很帥氣。

而爆豪的確成為了這樣的人。
每當綠谷戰鬥時瞥見爆豪的身影——幾乎是所有時候,他都在咆哮著發怒,金色的頭髮順著風炸開,手指間滴落的汗珠化作硝煙,然後灼眼的火花便迸發出來,連成炫目的赤焰。
而綠谷只會想起,爆豪的手一直很溫暖。
更確切地說,是很熱,熱到發燙。
在四歲前,綠谷還是有機會碰到那雙手,從小就比他自己的稍大一些的,指甲很短的手。
提起這些,提起爆豪勝己,綠谷又總是會先想到四歲前的很多事情,比如第一次見面,小時候在夏天抓蟲,跟在家長身後去搖一次賀年簽。
四歲那年的初冬,新年的第一天,鐘聲敲響的時候,綠谷搖醒了靠在他身上昏昏欲睡的爆豪。
「小勝,小勝!」
而爆豪皺緊了眉頭抬起臉來,不會罵他,而會揉揉眼睛,勉強聽從媽媽的話抓緊他的手,然後兩個人肩並著肩站在一起,投下硬幣,許下願望。

或許是想到了這,綠谷才又有勇氣下定決心。
「一起去吧!」
爆豪露出了更加猙獰的表情。

或許又打了一架,也有可能是綠谷說服了他——儘管爆豪絕對不會承認。

反正在十二年後的暮冬,新年的第一天,鐘聲敲響的時候,爆豪拽著睡得迷迷糊糊的綠谷擠在人群中,揪著他的耳朵咆哮。
「DEKU,你睡個毛啊!」
「不是你要來參拜的嗎?」
而綠谷出久陷入童年的夢里,冰冷的北風卷過他凍得通紅的雙耳,爆豪拽著裹成棉球的綠谷吵吵嚷嚷的,一年A班的同學們嘻嘻哈哈的笑鬧著,他們頭頂落下今年的第一片雪花,而在穿透雲層的星球之外,深邃的宇宙中,他們所不知道的某兩顆隕石相撞,裂出火花,散落的碎片化作流星落到不知哪裡的角落去。
在這每一秒都發生著你所不知道的奇跡的地方,綠谷出久迷糊著醒來,捂著自己的耳朵,緊緊跟在爆豪勝己的身後。
現在的時間是東八區凌晨零點三分,零時區的午後四點零三。
綠谷出久和爆豪勝己的時間邁入了以五千為開頭的單位。




*為什麼爆豪會來送東西呢→我也不知道,但是這種流水賬必須有個開頭!順便,那個東西是爆豪買的,不是他媽媽買的。
*本來想寫應景的夏天故事,但最後覺得還是一起去新年參拜吧,新的一年也請你們在一起!
*距離上次寫(不管是流水賬還是文章)已經過去快一年了,堪稱復健的文字,希望沒有給閱讀這篇文章的各位造成什麼困擾。
*文筆實在是拙劣過頭,也沒有什麼要表達的東西,撐死是描寫了我心中的他們的一個場景……希望能夠把我心中的他們傳達出來吧

感謝閱讀!

讲真,看过去的文字太过羞耻,想删文的程度 😢

【Gri】Please stay here tonight(1-3)

请你在今夜停留
Please stay here tonight.
关于他们一生中的几个夜晚。

CP:权志龙x李昇炫
明星x便利店员工

(1)其实那天的月亮没有那么圆
初夏的月亮总是在快八点的时候才缓缓升起,天气好的时候,明白色的月光就很温和的照在大地上,温暖的波纹一圈圈散开,甚至带上了些闷热,正如今天一样。
李昇炫在家楼下的便利店职夜班,便利店不大不小,在靠窗的地方设了桌椅,收银台旁边上有关东煮和热气腾腾的烤肠,下有几种廉价盒饭,味道并不是很好,卖相也十分一般,估摸着若有人买这个,只是图个省事快捷以及寻求吃了一整碗饭的心理安慰。
便利店里人不多,稀稀落落的坐在各个角落里,于是李昇炫就掏出手机来刷新聊天软件,不刷不知道,一刷才收到几条下午就发来的消息。
这软件又出问题了,烦,李昇炫抿了抿嘴,因为视力不是很好,就眯了眯眼仔细看。先是点开刷了三十来条信息的某位高大表哥的消息,翻过那些或是痛殴或是拥抱亦或是大哭的各种可爱表情后,才看到正题,原来是这哥哥想约个饭,又懒得出门,让李昇炫明天去他家给他做个晚饭。
李昇炫皱了皱眉毛,快速的发过去消息。

胜利Vic 07.03 20:03
胜铉哥,我职夜班,午饭行吗?

对面那位网瘾患者秒回道。

Toooghooooop 07.03 20:03
不要 我怕起不来 不过你来了可以叫我
[暴揍兔子]

胜利Vic 07.03 20:03
不,我怕胜铉哥你揍我…我会努力的,你大概什么时候起来,我给你做好放在微波炉里。

Toooghooooop 07.03 20:03
我也不知道 你三点来吧 一般那个时候我已经在看手机了

胜利Vic 07.03 20:04
好。

应付完这位难伺候的哥哥,再点开就是老友笑嘻嘻的语音。
“胜利啊,你志龙哥好像又拿代言了,你猜的太准了吧。”
李昇炫无奈地想,本来就不是猜的,是人家直接告诉他的,也原话发了过去打击老友。
崔钟勋大概在开会或者吃饭也有可能在健身,总之是没在看手机的,李昇炫百无聊赖地等了他五分钟,然后才退出界面,看向剩下那个消息。
没有语音,没有文字。
一个emoji,外加一个标点符号。
🕦!

李昇炫感慨道,这人上节目说不喜欢发短信打电话也一般倒还是真的,连和我发信息都这么吝啬。
可事实上李昇炫也知道,这是对面那位大仙想自己主动打电话过去,于是他估算着日程想着权某某现在大概在哪个国家哪个城市拍广告,以计算他的手机话费。
“我给你充上不就好了。”上次听见他抱怨的权志龙这么说着,躺在地毯上脚还闲不下来,非要踩着他膝盖,还带节奏跟着鼓点,动词打次动次打。
李昇炫实在闹的没脾气,迷迷糊糊地反问回去,“你怎么不自己打给我?”
权志龙继续他动次打次打的伟大事业,不屑的说:“套路,你懂情趣吗,胜利。”
李昇炫白了天花板一眼,翻过身去不再理会,权志龙也就关了灯爬上床,把手攀在李昇炫腰上紧紧箍着,头也蹭在他肩窝那里安安静静的。
李昇睁开眼就看见窗外的那月亮,不能用轮来称量,因为是弯月。

思绪又转回来,李昇炫想着大概晚点打过去正好能赶上他收工,但还是先发了个信息说明软件出了问题现在才看到。
谁知道他会不会又暴躁起来发脾气,不过反正发完脾气过不了多久又会一句话不说的回来强硬地撒撒娇,然后又一派平和——过不了多久又要再来一次。
烦。
这人怎么事儿这么多。

在给权志龙打过电话去的时候,听着一两的嘟嘟声,在权志龙出声的前一个瞬间,李昇炫走到便利店门口,站在弯月亮不怎么明亮的月光下翘了翘脚,抬头就浸在了那片月光里。
安静朦胧,有月亮,有清风,有爱人。

(2)其实没有人承诺过什么
伏天开始之后,李昇炫总得接受在他前面值班的小姑娘的抱怨。
那小姑娘是个大学生,宿舍空调似乎坏了,为了省钱就没修。
“本来以为今年能顺利买到票回去的,没想到还是没买到,只买到一周后到的,哥哥你都不知道我宿舍有多热,没空调还快断网了,都没法看志龙哥哥了。”
李昇炫看着那姑娘眉飞色舞的抱怨着,一派青春活力,又听见某个今天早上刚刚赶完行程,大清早扰人清梦折腾人的大男孩的名字,免不了又叹了口气。
那小姑娘好像还想抱怨些什么,李昇炫只好赶紧打发她,不是他讨厌人家,只是这小姑娘嘴上功夫太厉害,一个人自娱自乐就能说一小时不带停。
可这小姑娘今天似乎就不打算走了,抽了个凳子就坐在收银台后面。李昇炫实在觉得好笑,赶了赶却只得到人家义正言辞的话。
“我怕哥哥你一个人值班寂寞嘛。”
不过是想蹭空调和wifi吧?
“哥哥猜到了也不要说出来嘛。”
那小姑娘露出狡黠的微笑,自个儿寻了个角落就坐下了。
李昇炫着实拿跟自己妹妹差不多大的孩子没办法,只能由人家去。

“没事没事,我早上再走,通宵一天没事!”
等到半夜,看着那小姑娘还没走,李昇炫有些老妈子担心地凑过去问了问,还给人家倒杯水。
听了这句话,李昇炫也就只能砸吧砸吧嘴感慨一下年轻人的活力,却反被嘲讽说哥哥你也没有多老。

小姑娘大概就是心思特别多,大半夜的,李昇炫都开始迷糊的时候,人家也能突然来一句深沉无必的话把李昇炫惊醒。
“哥哥,爱情会让人受伤吗?”
李昇炫一个激灵差点没把手机摔了,出于责任感,他还是坐到了小姑娘旁边,也深沉的说。
“不一定啊,为什么这么问?”

小姑娘眼睛大大的,头发长长的,漂了金色,在黯淡的夜里就显得格外明亮。她放下手机,盯着李昇炫的刘海、脖子、鼻子……反正不是眼睛,支支吾吾的。
“看小说呢……哥哥,你谈过恋爱吧?恋爱是什么感觉?”
其实李昇炫有点小尴尬,他的确谈恋爱,都五六年了,不过不管从对象还是平时怎么过日子等等方面来看……都不是可以作为参考的。
“哥哥就说嘛,我不会嘲笑你的。”
废话,朋友你当然不会嘲笑我,我跟你偶像谈恋爱你羡慕我还来不及,笑话我之前绑架我的可能性更大啊。
斟酌了一下,李昇炫还是说了。

“——”

“好普通哦。”小姑娘皱着鼻子,好像很困的样子,李昇炫在心里想,你没必要继续撑着啊,可以睡的,却也没说出口。
“又不是人人都能过得像小说里一样啊,正常人,普通人的爱情就是这么平淡嘛。”
李昇炫看了眼后面的钟,才发现已经快两点了。
“有的人会有什么海誓山盟,但我们都不是那种性子啦,心照不宣吧心照不宣。”
那小姑娘笑容明媚了起来,一抽一抽的称赞李昇炫的成语用的越来越好。

李昇炫听着人家像鹅一样的笑声,有些好笑的摇了摇头,透过那杯没怎么动的温水,李昇炫想起以前他也抱怨过一点点——没有承诺总是令人不安的。
但是,是为什么呢?
结束不安的理由今夜是想不起来了,大概得等到清晨回家去弄醒睡了一天一夜的某人,在比较温和的休闲午后提起这个话题,然后两个人再探讨一番吧。
这一切都是在翻篇的早晨之后,不在这个夜晚了。
作为这个夜晚最后的一点欢快声音,在小姑娘困倦的呼吸声中,李昇炫一遍抱着毯子,一遍暗骂着。
“……蚊子怎么这么多?”

夜晚还长着。

(3)其实每个孤独的夜晚都需要一碗鸡汤
李昇炫第三次醒过来的时候,烦闷的掀开了被子,咂了咂嘴,咽下了那句脏话。
有人换了班,因而得到了难得的休假,然而可能是长时间的昼夜颠倒,弄得李昇炫大晚上的有点睡不着。当然,他更执着的认为一切都是因为晚上虫子多,他花露水没喷够。
权志龙不在家,很正常,巡回演唱会正是开的火热的时候,他大概这几个周每天都在飞机上睡过四五个小时,然后凌晨起来收拾东西,排练,傍晚化上妆,夜晚嗨翻全场撩妹无敌,然后再循环一遍。
李昇炫迷蒙着用光着的脚在地上踩来踩去找拖鞋的时候,走着神想起上次便利店的同事——那个大概正值青春期的小姑娘,死命压低着声音看着手机尖叫的情形,就觉得一切都太不可思议了。
在舞台上耀眼到不行,眉眼风流,指节修长,服饰繁琐华丽的那个人,在繁忙之后会在清晨或者半夜回到这间公寓里,脱光了自己睡倒在床上(有的时候也会睡在浴缸里)。

这么想着,他的脚总算找到了凉拖,九月中的天气还热的很,大概是老人家常说的秋老虎来势汹汹,李昇炫估摸着短袖一件要一直穿到十月中,又想到换季就得一起和权志龙收拾他一房间的衣服,就开始头疼。
你说这个人,不喜欢别人动自己衣服还非要他陪着,咋咋呼呼指手画脚的,又会撒娇,真看不出来是哥哥。

迷迷糊糊的起来,还伸手去挠了挠衣服底下的肚子,看起来大概像个四五十岁的老大爷了,李昇炫打了个哈欠,一屁股坐在厨房外的餐椅上。
刚坐下,他又想起来,他还没泡面条,就只能火急火燎地站起来,一路撞过那些个桌椅板凳锅碗瓢盆,一直到泡面开始冒泡都没有睁大眼睛。
李昇炫最近总有个习惯,睡不着就起来吃,然后权志龙嘲笑了他这个习惯很久,最后靠着他挤在单人沙发上说他要带他去健身。
真是牛逼哄哄的。
李昇炫当时这么笑着说了一句,然后就被权志龙压着头按在怀里“揍”了一通。

等泡面煮好的那么几分钟里,李昇炫想起他以前和朋友在学校煮泡面的情景。学校供应的热水不够热,朋友笑着说要不要去偷老师的热水卡,李昇炫怂了几秒,就错过了那个机会。
热水不够热,煮出来的面没什么味道还像干脆面,但吃的很开心,很痛快。
闭上眼睛又睁开,李昇炫知道可以吃了,于是很安静的取了筷子。

一个人待着的时候,他总是这样,不怎么说话,安静的看看手机或者书或者风景,和权志龙在一起的时候完全相反。
是比较热闹开心的,欢脱着。
咽下一口滚烫的面条,李昇炫怀念起不是一个人的日子。
似乎夜晚总是令人心碎。

手机收到一条信息,不安宁地震动着,一看就看到上面一长串的名字。
这哥哥要干嘛?

Toooghooooop 09.19 03:22
“fall in love with any body”

是个公众号的心灵鸡汤,李昇炫想大概是崔胜铉看综艺看到笑崩,故意找一些无病呻吟的鸡汤来调节情绪,于是点开随意看了两眼,就停在其中一句话上。

“爱情没有发生在我们身上。我们相爱是因为我们各自做了去爱的决定。”

看起来很高大上,很文艺,其实也就是那种道理。就跟人被杀就会死一样,需要用很糙的话来解释,虽然一时半会也想不到什么,但李昇炫也咂吧了一下嘴。
最后几根面条被留在油腻的重口味汤汁里,李昇炫缩了缩脖子,吸了吸鼻子,看了眼显示三点半的时间,终于抬起手去回复某位大仙一小时前发来的异国月亮的照片。

胜利Vic 09.19 03:30
睡啦

对方秒回道

。 09.19 03:30
我已经睡着了

于是李昇炫又觉得自己不是那么孤独的过着夜晚,笑了笑倒掉了汤汁,又扔掉盒子。伴随着抽水声,他又刷了个牙,最后慢悠悠的回到那张很大的床上。
一定要换床被单,这个被单太鲜艳了。
睡着的前一秒,他这么想着。

TBC




—————
这真是个蒸煮发糖比同人勤快的cp(。

误解的安抚是没有任何用处的,我对于自己的无能产生暴躁的情绪,为什么不安抚我一下然后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呢?